視頻|從WHO退群 美國也許得先掏出兩億美元

看看新聞Knews綜合

2020-07-08 23:27:34

折騰許久,美國終究還是退出了世界衛生組織。


當地時間7月7日,美國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成員羅伯特?梅嫩德斯在其個人社交賬號發布,美國國會已經正式收到特朗普政府關于退出世衛組織的通知。隨后,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迪雅里克確認了這一消息。


19aff8d4318a521ce79195d86235a42b.jpg


從撤資到如今正式退出,特朗普斷絕與世衛組織的關系只用了不到一百天的時間。


早在今年4月,美國就宣布將暫停向世界衛生組織繳納會費,并在5月29日表示將終止與世衛組織的關系。


其間,美國不僅一直攻擊世衛組織“替中國說話”,多次要求對世衛組織在疫情中的行為進行問責,更是揚言一旦退出,不會恢復向世衛組織繳納會費,甚至不排除組建一個“替代機構”。


針對美國政府正式退出世衛組織的這一舉動,《紐約時報》在7月7日的報道中指出,這是特朗普將持續幾個月的威脅付諸行動,如今,美國正式走上退出世衛組織之路,算是為這出鬧劇畫上了個階段性句號。


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戰略研究所副所長蘇曉暉認為,對于美國執意退出世衛組織這一結果并不感到意外。此前,美國對世衛組織的一系列態度非常強硬和負面,加之在美國國內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不斷攀升的情勢下,美國已在應對方法上也捉襟見肘,想推卸責任,世衛組織就是其中最重要的障礙。


f8cb24821cddf7f399a0d0397eaad04a.jpeg


“退群”恰逢疫情飆升 美國拋棄大國責任?


就在美國遞交“退群”申請的當天,美國國內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已逼近300萬例,累計死亡超13萬例,均位列世界第一,且疫情絲毫不見緩和。


根據約翰斯?霍普金斯大學提供的數據,不到24小時內(7月7日6點12分至7月8日5點33分),美國新增確診病例接近7萬例,刷新近期歷史高位。


美國傳染病學專家福奇在采訪中坦言,美國仍處于第一波疫情階段,并再次警告“美國的情況真的不妙”。


094c738c734567751cb36e3cfa69fc8b.png


疫情飆升卻執意“破罐破摔”,蘇曉暉認為,美國選擇此時“退群”,不僅不會保護美國人民的生命和利益,反而會讓美國更加孤立無援。


單拿接下來的新冠疫苗開發合作工作來說,美國政府一貫堅持“美國優先”的政策,如果不退出世衛組織,研究疫苗的美國公司將不得不放棄某些專利權。


蘇曉暉分析稱,美國此前在疫苗的科研方面,比如說跟賽諾菲簽署的一些疫苗研制的協議,被視作是美國手上的一個“利器”,而這也成為美國認為自己不需要依靠國際合作的一個原因。


e3bb8749a9cc2bff543f325cc329cc46.jpg


而事實上,截止六月底,全球已經有15個新冠疫苗進入臨床試驗階段,美國退群后,一旦疫苗上市,美國人民想接種,手續就會比較復雜。


蘇曉暉表示,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美國“退群”的舉動無疑是短視的,這不僅對本國的疫情防控工作勢必會產生不利的影響,在國際抗疫合作的過程中,也會進一步削弱美國在衛生外交領域的國際信譽,影響也是極其負面的。背后體現出的是美國拋棄大國責任,施行“美國優先”的一意孤行。


基本盤告急 特朗普的退群招還能奏效嗎?


不過,根據聯合國的官方網站信息,WHO在接納美國成為成員國時為其將來可能的退出設立了一定的條件,包括提前一年通知并全面支付應分攤的經費。


按照這樣的標準,美國當前仍須支付一直拖欠著WHO的2億美元資金,且退出世衛組織將于2021年7月6日才可正式生效。


一年的時間,似乎存在著許多變數。在蘇曉暉看來,美國執意要“退群”,世衛組織提出先交完欠款,無疑是一個積極止損的方式。但美國拖欠會費,不僅僅拖欠的是世衛組織的會費,在很多國際組織中都是一種“老賴”的形象,所以這筆欠款最終能否要回,還是一個未知數。


7ec3b425726c757d8db379467c0aeae4.jpg


而除了一些既定的程序要走,今年美國大選可能也會給這次“退群”帶來一些不確定性。


盡管特朗普競選團隊在公開場合聲稱,特朗普在他2016年拿下的所有州的局面仍然占優。但民調結果顯示,特朗普在全國的支持率遠遠落后于競爭者拜登。


對于特朗普政府“退群”的決定,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則表示,如果他能夠在11月的大選中勝出,就會在出任總統的第一天推翻“退群”決定,讓美國重新加入世衛組織。


e02bd3d4501b4317952b64eca205c8c9.png


蘇曉暉認為,美國疫情反彈已讓特朗普政府面臨著民眾巨大的不信任感,此時拋出“退群招”只不過是他基于選舉操弄的策略之一。


目前來看,盡管民主黨的拜登聲稱如果他勝選的話,民主黨政府會調整政策,但是我們一方面不能夠從現在判斷美國大選的結果;而另外一方面,美國國內的政治斗爭,對于美國的抗疫合作和應當承擔的國際責任,本身就產生的是一種“掣肘”的作用。所以未來對于美國在當今的國際形勢下,尤其是一些重大的國際公共衛生安全問題中,到底能夠發揮多大的作用,仍然需要觀望。


(看看新聞Knews編輯 董亞歡 黃艷琳)

版權聲明: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相關新聞

關鍵字:特朗普世衛組織疫情大選
腾讯分分怎么开奖的 内蒙古快3今日预测 体彩七位数和值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预测杀号 幸运28技巧 3d图谜字谜总汇全图汇总牛彩网 篮球投注网 排列7中奖规则查询 河北排列7几号开奖 股票分析师为什么不自己炒股还乐于助人 美国股票涨跌幅度 尚盈配资 黑龙江22选5官网 青海福彩快3规律表 按天配资 伊利股票走势分析 票据理财平台哪个好